墨脱

一个月前脸上开始爆痘,一直到现在还没好,怪我饮食不规律
我说要考驾照去了,豆姑娘说科二你做好挨骂的准备吧。嗯,做好了,早听说教练很凶的
对我来说的必须品,耳机和包包我都换成新的了,我妈说我喜新厌旧,可这不就是常人的心态呐,我想让我心情变好些
期间约了人去看了场电影《无名之辈》等电影开场的时候他问我你朋友呢,我说我这里没朋友,他们都在外地,貌似是有些不相信的样子。他说你这样不行的。嗯,我晓得的。电影很棒,就是时间有点晚
从六月份就开始修的牙齿直到昨天才正式修好,每次修牙化的妆都要被擦掉些,嘴巴也像是要撕烂的样子,狼狈极了,可是我牙齿真的不痛了,或许这是个好的开始
想去染头发,可是我妈说染了头发你门都甭想进,那又怎样,无所畏惧
还有这个鬼天气,真的是冷,我有点想夏天了

在胡同里迷过路
按说是不应该的
小时候淘气曾在那里走过那么多次
可就是莫名其妙
长了嘴也像是多余的根本不想问
还好地图功能也很强大

新人是可以取代旧人的

这小朋友喝着AD钙凑到我屏幕前
问我这巨人死了吧,
我说我没看到,可能是吧,
他说是的,我看到了,巨人倒下的时候死了
怕他听不到声音又把音量调大了些
又问还有多久结束啊,妈妈都要走了
我看了下屏幕说还有六分钟
还没结束,他有些不甘心的走了
动画片就是要跟小朋友看才有讨论意义
结局很好猜,永远都是光明战胜邪恶

    我去刻了一个章,那老板说刻一个五十到上百不等,他以为他能唬我一笔,还好我阿姨事先告诉我了价钱,我说我要便宜的,十几二十块的那种,他看了我一下说刻几个,我说两个,他给我张纸让我把字写出来,又让我挑了一下刻章的形状,他说你等下,现在都是机器刻没得人工刻了,搁这坐会。称着帮他看着摊子,可能价钱好的那种,他会手工刻,便宜的不值得费心。
   去刻章的时候阿姨问我晓得地方不,我说知道,她说这种手艺也都在老街才能找到,我在等他刻章的过程中,风很大,也很冷,就是拿帽子糊在脸上才好点,取了章后,顺着老街从头走到尾,以前感觉那么长的路怎么那么快就走完了,其实也只是不想回去罢了,在行走的过程中,听到的看到的都让我感到异常高兴,喧闹声可以制止我静坐的时候空想一切事情
  很多时候我从不认为我做错了什么,只是有些莫名其妙

其实有太多的话想要说
可就是组织不好,没办法说出来


需要的不过就是停不下的思维
感到开心的食物
说过几天要下雪呢,天气预报好像也不是特别准。大多数时间其实我需要一个固定的空间,来维持我的一些特殊想法,固定的空间一变,想法也会改变


从不注意形象的他
今儿突然问我说瘦二十斤下来会不会好看些
我就诧异了,问他是不是有女朋友
他说没有,在未来十年之内都没这想法
说出来野了一年,觉着学校小姑娘的想法跟自己差太多了,没办法hold 住,还带好好学习呢
如果有了怎么办
他说来者不拒
我说你有这想法可是想要挨打了吧
人姑娘家也是爸妈好不容易养大的,不能这样想呢
其实大家也只是说笑罢了

我在一间杂货铺工作,每天能支撑我起那么早的原因就是开门我就能有钱挣
这里有晨起买烟的中年男士
有遛弯到这里买馒头的阿姨
中午来买蔬菜面条的
有带着小孙子来坐摇摇车的
晚上下了班的姑娘说笑着买些水果零食
还能碰到放学的初中生,特别美好
认识的人在这里碰了面,再长短的叙上一番
买烟酒的我也可以跟您聊上几句
能扰乱我思绪的还没几个
店里时而乱,时而静
故事也发生了变化
柴米油盐酱醋茶都在这里呢
向往的远方还是没有变

我妈今儿问我脸上怎么长那么多痘痘
我说我哪知道啊
她说还让你吃辣条
我就昨天吃那么一次让你看见了
麦丽素也别吃了
我,,,这有什么关系吗